貴陽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射中的是良心之靶

網絡整理 2019-05-30 最新信息

宋朝的軍人多是花拳繡腿,“銀樣镴槍頭”,上不得陣,殺不得敵。何灌卻是個例外,他是正宗武舉出身,靠著拳腳練出來的,算得上是跆拳道高手,而且箭術很高,是個特等狙擊專家。

考中武舉,就成了國家公務員,拿著朝廷發的工資,就得給朝廷出力。何灌拿著高級人才的任命文書,高高興興地奔向邊關。

射中的是良心之靶

一開始,他是和西夏作戰,職位是“河東從事”。那一天,天氣晴好,萬里無云,何從事全副武裝,帶著一隊士兵出去巡邏。轉山轉水的,一不小心,就撞著了西夏的軍隊。西夏士兵,那是武裝到了牙齒,打契丹、戰北宋,沒怕過誰的主兒。所以,看到何灌只帶著幾個巡邏兵,西夏人一商量,就準備抓幾個俘虜回去玩玩,于是一聲唿哨,嘯叫著策馬而來。

何灌手下的那群哥們兒一看情況不妙,撒丫子就跑。西夏軍當然不答應,到手的鴨子不能飛了,就一個個使著老勁兒追。宋軍兩只腿當然跑不過四只腿的馬。這時,何灌走出來亮了自己的必殺技。他彎弓搭箭,“嗖”的一聲,兩個西夏勇士齊聲慘叫,比賽一般倒下馬背——何灌臂力很強,箭勁很大,一箭射出,貫穿了頭一個人的鎧甲,從胸前射入,后背射出,正好射穿了第二個人。

西夏士兵一下子嚇懵了,趕緊扭轉馬頭,一哄而散。騎兵的好處,就在于追趕固然快,逃跑也不慢,不一會兒便沒了影子。

何灌手下的弟兄們擦把冷汗,回頭一看,也傻了眼。以后再談到何灌箭法,都會一翹拇指,夸一聲:“高,實在是高!”

消息慢慢傳入朝廷,宋徽宗知道了,眼睛一亮下發文件,讓何灌別呆在河東了,去宋遼邊境當官吧!當時宋和西夏幾乎沒什么戰事了,可遼軍雖然早已和宋朝簽了“澶淵之盟”的互不侵犯條約,但時不時地還會沖到宋朝邊境撈上一把,豬啊羊啊,總不走空。宋徽宗想,學以致用嘛,狙擊高手,自應狙擊遼軍。于是何灌到了宋遼邊境,當了府州火山軍巡檢,成為鎮守一方的將軍。

射中的是良心之靶

遼軍知道后,偏不信那個邪,好像開歡迎會似的,準備給新任職的何灌來個下馬威,讓他見識一下打遍東亞無敵手的大遼健兒。何灌卻從軍營中慢慢走出來,臉帶微笑,用遼人慣用的騎射技術來回答他們的挑釁。

遼軍健兒立馬于高崖之下,一個個氣宇軒昂,挺胸凸肚,瞪視著何灌,意思不言自明:你不是狙擊手嗎?露一手讓我們看看!

何灌慢慢取出弓,緩緩抽出箭,一切都是慢鏡頭,清晰曼妙地出現在遼軍視線里。但是,接下來的動作,則快如飛電,“嗖”的一聲,一支羽箭呼嘯飛出,擦著遼軍頭皮飛過去。遼軍健兒一驚,人人左右張望,不見有人倒下。再回頭一望,那支羽箭竟然插在了頭頂懸崖上。

臭手!遼人一陣大笑。贗品狙擊手!宋軍也紅了臉,都低下頭,做好了開溜的準備。

何灌一點兒也沒感到難為情,仍然不停手,“嗖嗖嗖”一箭接著一箭飛了過去,都擦著遼軍的頭皮,射到遼人身后的懸崖上,穩穩地插在那兒。

遼人張著嘴,睜大了眼,一個個都不笑了。因為那些羽箭射入懸崖,再也沒有落下。遼軍將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派警衛員去看。警衛員來報,羽箭射入石中,箭頭全嵌入石內。

射中的是良心之靶

遼人不傻,明白對方不是射不準,而是手下留情。于是他們一聲號角,向心目中的箭神列隊致敬,之后絕塵而去,宣布再不來犯。之后,這里一直很安定,也很平和。因為面對挑釁,何灌沒有濫殺,而是用善良征服了對方的良心。任何時候,善良都比刀矛更銳利。

故事到這兒并沒有結束。30多年后,當年遼軍中一個已經升任太師的姓蕭的將軍出使宋國,遇見一個宋朝老將,兩人一時技癢,在玉津園比賽射箭。這個老將捋了一把胡須,彎弓搭箭,第一箭射中靶子,第二箭卻偏了。

蕭太師呵呵一笑道,老將軍不行啊。那位老將一笑,告訴他,自己這是敬客之道,禮讓客人罷了。說完,隨手拉弓,又一箭穩穩射中靶心。蕭太師十分佩服,和他談起了30年前自己經歷的那場戰事,言及一位宋朝巡檢官的神射,以及他憐憫生命的獨特射箭手法。那位老將一笑,指著自己說:“我就是何灌?!笔捥珟熞宦?,大驚之后,下拜行禮,再表敬意。

一個人,數支箭,射中的不是人,而是良心的靶心,30多年過去,依然讓對方記憶猶新,感激莫名,這是任何武器都難以比擬的。如果現在有更多人能認識到這點,也就不會有那么多整天關于核武器或化學武器的新聞了。

射中的是良心之靶

本文作者:老陳看世界(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6370512953606669/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宋朝   射箭   遼朝   宋徽宗   北宋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宝宝腿开大点一会就不疼了,a片在线视频免费观看网址,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美女扒下裤子让男人桶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