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司馬家族如何效仿曹氏取得政權的和平交接?穩扎穩打三步走戰略

網絡整理 2019-05-30 最新信息

前言

要說魏蜀吳三國中哪國政權的改朝換代最為平和也最為精彩,那絕對非曹魏莫屬。為什么這么說呢?主要是因為曹魏政權的更迭并非來自外部的征伐,而是皇族曹氏與權臣司馬氏兩家明爭暗斗激烈政治博弈的結果,并且這個結果的產生又經歷了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有多漫長呢,足足三代人!

從司馬懿,司馬師,司馬昭父子,再到司馬昭,司馬炎父子,可以說對曹魏皇權的攫取與控制是穩扎穩打步步為營。這其中至于怎么個三步走戰略,我們下面詳談。

一、司馬懿:晚年奇計滅曹爽,魏家天下失依傍

如果我們把司馬懿的一生劃分為兩個階段就會發現他與曹操的經歷頗有幾分相似:開始都是盡心盡力為皇室出謀劃策平定天下,后來隨著功高位重開始逐漸變為權利的“野獸”。

司馬家族如何效仿曹氏取得政權的和平交接?穩扎穩打三步走戰略

△老謀深算的司馬懿

但與曹操又有些許不同的是司馬懿面對的并不是孱弱的曹魏皇室,恰恰相反魏明帝在死前安排了一位位高權重的宗室與司馬懿一道為自己的江山保駕護航,此人名叫曹爽。

《三國志·曹爽傳》記載:爽字昭伯,少以宗室謹重,明帝在東宮,甚親愛之...帝寢疾...拜大將軍...與太尉司馬宣王并受遺詔輔少主

然而這位和魏明帝關系頗為親密的大將軍并沒有保持他小時候待人接物一貫的恭謹慎重,而他最終也因為丟了這個好習慣斷送了自家性命。

少年天子即位,面對弱主曹爽沒過多久便聽從自己幕僚的計策率先發難,準備架空司馬懿大權獨攬。

對此《三國志·曹爽傳》的記載是:...爽白天子,發詔轉宣王為太傅,外以名號尊之,內欲令尚書奏事,先來由己,得制其輕重也。

這句話什么意思呢?就是說通過以皇帝的名義把司馬懿架空后將其玩弄于鼓掌之中。

司馬家族如何效仿曹氏取得政權的和平交接?穩扎穩打三步走戰略

△不成大器的曹爽

關于這件事我們再來看看其他史書的記載,《晉書·宣帝紀》寫道:

曹爽用何晏...之謀...專擅朝政,兄弟并典禁兵,多樹親黨,屢改制度。帝不能禁,于是與爽有隙。

這段記載則將兩人所處的境遇好壞描述的清清楚楚:①曹爽已經成功把持朝政;②曹爽兄弟把持著城中的兵權;③司馬懿既無政權也無兵權完全處于劣勢。

面對這種不利局面如果妄動或許就會招來殺身之禍,所以司馬懿沒有硬碰硬而是選擇了“以退為進”的策略:稱病居家不上朝。這就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與心懷叵測且大權在握的曹爽正面沖突的機會。

而我們上一篇講道曹操的時候也說了,一個偉大的政治家往往能夠變不利為有利,充分利用自己身邊的資源化腐朽為神奇,司馬懿更是將此權謀之道發揮到了極致。

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老謀深算的司馬老爺子把自己年老的特點用得是淋漓盡致讓人贊嘆不已。

彼時的他已經是六十九歲的老人,這放在幾千年前的古代絕對是高齡長壽了。在家的日子里他養精蓄銳靜待時機。而上天也沒有讓這個“糟老頭子”等待太久。

次年(公元248年)三月,曹爽何晏得到司馬懿已經病入膏肓的消息后(這個消息我推斷應該是司馬懿故意放出的口風)心中大喜于是便又不臣之心。

爽、晏謂帝病篤,遂有無君之心...圖危社稷--《晉書·宣帝紀》

然而曹爽等人也算是久經宦海之人,短暫的驚喜之后便迅速冷靜下來:雖說司馬懿已經病重,但誰也沒見過不是么,萬一這個老滑頭要是使詐呢?

為了驗證這個消息的真實性,曹爽的一個黨羽借助外出赴任之機前往司馬懿府中名為道別實為打探虛實。

對方已經上鉤司馬懿也立刻進入狀態開始了惟妙惟肖的表演。之見面對來人司馬懿極其自然的做出了口歪鼻斜,湯粥橫流,耳聾眼花昏聵不清將要病死之態。你來我往幾番“交鋒”下來訪客竟然深信不疑。

當此人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報告給曹爽后,這位曾經謹小慎微如今橫行霸道的大將軍終于放下心來,甚至都不做絲毫的防備。

...故爽等不復設備--《晉書·宣帝紀》

這也就說明司馬懿利用自己年老體邁這個“弱點”來進行的表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頂級政治圈摸爬滾打了一輩子的司馬懿在這番博弈中充分利用了人年老“多病”的生理特點來麻痹對手,讓對手信以為真從而放松或者撤除對自己的打壓與戒備,同時成功的轉移了政敵的關注點,為自己出其不意的反手一擊創造了條件和機會。

最后的結果我不用講熟悉三國歷史的朋友們也都知道,麻痹大意自認為“天下太平”的曹爽剛愎自用屢屢出錯以至徹底出局被殺,他的黨羽何晏等人更是被誅滅三族。

而大臣謀立藩王事件被迅速鎮壓之后也為司馬懿提了個醒,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為了永絕后患將曹魏諸王全部軟禁起來嚴加防范。

悉錄魏諸王公置于鄴,命有司監禁,不得交關--《晉書·宣帝紀》

曹魏皇室對此卻毫無辦法這也意味著皇權已經開始落入異姓之手。

做完這些事情沒多久司馬懿便駕鶴西去。在他斗智斗勇的運作下司馬家族鏟除了曹爽這個來自皇室的最大威脅,成功邁出了控制曹魏皇權的第一步。

二、司馬昭:接替兄位大作為,滅蜀平叛建王業

沒錯,司馬懿死后接位的是其長子司馬師。司馬師一生的功業主要有廢立皇帝(廢曹芳立曹髦),進一步加強對曹魏朝政的控制,同時鎮壓了魏將毋丘儉等人的兵亂。但不幸的是在平叛過程中他意外受重傷沒多久就病故了,臨死前他把權利交給了弟弟司馬昭。

司馬家族如何效仿曹氏取得政權的和平交接?穩扎穩打三步走戰略

△英年早逝的司馬師

關于司馬昭有一個人盡皆知的成語,叫做“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背后的典故是司馬師所立的曹髦不滿皇權被司馬家族竊取最終孤獨一擲率軍攻伐最后慘遭弒殺的真實歷史事件。

曹髦的被弒殺雖然不是出于司馬昭的直接授意,卻也跟他脫不了干系,當然了在大權在握的情況下找個替罪羊還是很簡單的,于是冤有頭在有主,誰殺得皇帝就讓誰極其全家為其償命,所以成濟被斬,同時誅其三族。

...于是歸罪成濟而斬之......夷濟三族--《晉書·文帝紀》。

但以上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司馬昭為了進一步奪取曹魏的天下讓遠在西南之地的蜀國躺槍,遭受了滅頂之災。

司馬家族如何效仿曹氏取得政權的和平交接?穩扎穩打三步走戰略

△司馬昭

司馬昭決定討滅蜀國時在魏元帝景元四年,即公元263年。這年夏經過與謀臣將領們的商議攻取蜀國,原因有兩個:

①息役六年,治兵繕甲:軍隊得到了充分的休整,裝備得了很好的補充。

②...先取蜀...因巴蜀順流之勢水陸并進:等待時機借助地理優勢滅吳。

以上資料均引自《晉書·文帝紀》。

此后過程很簡單,魏國發兵十八萬余人三路并進,用了三個月左右時間迫使劉禪投降在此不多贅述。我想說的是是什么呢?司馬昭此次迫不及待的滅蜀表面看是為了開疆擴土,實際上其中更深層次的原因恐怕是為自己創造奇功,增加攫取曹魏政權的籌碼。

我們都知道自劉邦建立西漢就定下了一條規矩:非劉氏不得封王。這一規矩得到了很好的執行,后世也多有效仿??扇f事都有例外,縱然強如劉邦西漢早期還是存在很多的異姓封王,他們大都是跟隨劉邦出生入死為大漢基業立下汗馬功勞的人,雖然后來多遭鏟滅但也有例外:長沙王吳芮的封國至少在漢景帝時還依然存在。

這說明了什么呢?為國家立有不世之奇功的人還是可以被裂土封王的。遠的就不說了,近在眼前的曹操就是如此,曹魏稱帝后的國號就來源于當初的封號。

而曹操為何能被封王大家也都明白,將處于水深火熱中的漢獻帝迎入許昌盡君臣之禮,同時不遺余力剪滅豪強基本統一北方,對此《三國志·武帝紀》是給予了非常高的評價的:

自天子西遷,朝廷日亂,至是宗廟社稷制度始立。

這對漢獻帝,對東漢王朝來說可謂“恩同再造”所以獻帝才對曹操“裂地封王”。后來曹丕也是在此基礎上通過禪讓取得漢家天下的。

到這里諸位應該明白了吧。司馬昭滅蜀之舉就是為了效仿曹魏獲得政權的套路。

司馬家族如何效仿曹氏取得政權的和平交接?穩扎穩打三步走戰略

△魏元帝曹奐

滅蜀雖然看起來很簡單,但不要忘了它可是曹魏用了幾十年都沒搞定的硬骨頭,你們曹家人沒有搞下來的我司馬家族搞定了,滅國開疆自然也算大功一件。

有了這個籌碼在手,封王建國自然就順理成章。于是我們可以看到,在滅蜀后的次年(咸熙元年,公元264年)三月,魏元帝冊封司馬昭為晉王,裂土前后二十郡使其建立晉國

...三月乙卯,進帝爵為王,增封并前二十郡--《晉書·文帝紀》。

一切都在按照司馬昭的設想一步步展開:

二年(公元265年)...五月,天子命帝冕十有二旒(liu),建天子旌(jing)旗,出警入蹕,乘金根車,駕六馬,備五時副車......進王妃為王后,世子為太子,王女王孫爵命之號皆如帝者之儀--《晉書·文帝紀》

尾聲、司馬炎:父輩栽樹后人涼,一步登天皇位爽

自此司馬昭在父兄的基礎上邁出了最重要的一大步,變得有名且有實。完成了畢生所愿三個月后司馬昭駭然長逝。子司馬炎即位,同年十二月司馬炎接受魏元帝禪讓,筑壇祭天繼承帝位,自此晉帝國經過長達三代人的不懈奮斗最終建立。

司馬家族如何效仿曹氏取得政權的和平交接?穩扎穩打三步走戰略

△晉武帝司馬炎

感謝您的閱讀、點贊、轉發、評論和關注,我是烽煙,中簡堂歷史文化交流群的大拇指“憑天行”,涉獵廣泛、擅長五代十國、小說創作,立志講好中國故事!

本文作者:歷史中簡堂烽煙(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6283105847673347/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司馬懿   曹爽   司馬師   司馬昭   晉書   三國   曹操   曹叡   何晏   歷史   晉武帝   政治   毌丘儉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宝宝腿开大点一会就不疼了,a片在线视频免费观看网址,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美女扒下裤子让男人桶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