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西漢名臣晁錯之死:是遭人陷害,還是權謀博弈的“替罪羊”?

網絡整理 2019-06-02 最新信息

漢朝自劉邦開國以來,大封諸侯王,各諸侯國政治、軍事、經濟相對獨立,形成事實上的國中之國,特別是吳、楚、齊等國,勢力越來越大,對西漢政權的穩定帶來很大隱患。因此,從漢文帝開始,就不斷有朝臣提出削藩,削弱諸侯國的勢力,最有代表性的是賈誼,提出了“眾建諸侯而少其力”的削藩策略,但沒有引起文帝的足夠重視。

到漢景帝時,一個重要的政治人物——晁錯出場,再次提議朝廷削藩,并上疏《削藩策》,明確指出:“今削之亦反,不削亦反。削之,其反亟,禍??;不削之,其反遲,禍大?!保?strong>《漢書》)意思是早削晚削,諸侯都得反,早削的話,諸侯王反得早,但準備不充分,禍亂??;削得晚了,等諸侯王們準備充分了,雖然反得晚一些,但禍亂更大。

西漢名臣晁錯之死:是遭人陷害,還是權謀博弈的“替罪羊”?

晁錯劇照

景帝最終采納了晁錯的建議,開始削藩。在抓住楚王、趙王、膠西王等幾個諸侯王的過錯,順利削掉其部分封地后,準備向勢力最強大的吳國開刀時,吳國聯合楚、趙、膠西、膠東、濟南、淄川等六國一起發動叛亂,終于引發了歷史上有名的吳、楚七國之亂。七國打著“誅晁錯,清君側”的旗號,聯合起兵,進攻朝廷。

為了平息叛亂,景帝先是聽從朝臣袁盎的建議,腰斬了篩議削藩的晁錯并誅其九族,但叛亂并沒有平息,最后只好派出大將周亞夫,率領三十六位將軍鎮壓,幾乎傾盡全國之力,歷時三個月,才將七國之亂平息。

七國之亂的平定,雖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西漢政府各諸侯國的封地隱患問題,但諸侯王的勢力受到致命打擊,漢景帝借機剝奪了諸侯國的部分政治權力和管理權限,諸侯國強大難制的局面大為緩和,中央集權走向鞏固,為后來漢武帝實行“推恩令”,徹底解決諸侯國問題創造了條件。

西漢名臣晁錯之死:是遭人陷害,還是權謀博弈的“替罪羊”?

漢景帝像

晁錯提出《削藩策》,引發七國之亂,雖然使朝廷付出了代價,但從當時的形勢和削藩效果看,晁錯無疑是大大的功臣,但他卻落了個被誅九族的結局,實在是死的冤枉,死的悲慘,后世史家、學者無不為之嘆惜。比較一致的觀點是,晁錯之死是因為袁盎陷害、景帝聽信袁盎讒言,一時受蒙惑誤殺了晁錯。

從表面上看,也確實如此。但結合當時的形勢和事件發生的前前后后看,好像并不這么簡單。晁錯之死,背后折射出更多的深層次原因,其中性格因素、權謀較量、政治利益縱橫交織,從某種程度上說,他是漢景帝政治利益需要的“替罪羊”,是宮廷權謀斗爭的犧牲品,而這一切,都源自他只知謀國、不知謀身的性格缺陷。

(一)鋒芒太露,樹敵太多,埋下悲劇隱患

晁錯在漢文帝朝時入朝為官,因才學過人,被文帝安排做太子舍人,輔佐太子劉啟,因為能言善辯,善于分析問題,經常給文帝和太子分析政治、經濟、軍事形勢,深受文帝和太子賞識,被太子稱為“智囊”,后來升為太子家令、中大夫。

西漢名臣晁錯之死:是遭人陷害,還是權謀博弈的“替罪羊”?

漢文帝劇照

文帝去世后,景帝劉啟即位,馬上提拔晁錯為內史,僅次于丞相,從此正式登上政治舞臺。晁錯因為和漢景帝的密切關系,仕途之路一帆風順,青云直上,加上他的觀點言論很合景帝心意,因此倍受寵信。他經常憑借自己和景帝的特殊關系,越過丞相等重臣,單獨進見景帝,議論國家大事,朝廷的法令制度,基本都被他改動修訂了一遍,引起眾朝臣的不滿。

史載晁錯“為人峭直刻深”—— 為人嚴峻剛直而又苛刻心狠,又有景帝的寵信,朝臣們對他又嫉妒又害怕。當時朝中有名望的大臣如丞相申屠嘉、外戚竇嬰、重臣袁盎都和他相處不好,甚至心生怨恨。特別是袁盎,和晁錯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strong>盎素不好晁錯,晁錯所居坐,盎去;盎坐,錯亦去:兩人未嘗同堂語。”(《史記》)你來我走,從不在一起說話。

西漢名臣晁錯之死:是遭人陷害,還是權謀博弈的“替罪羊”?

袁盎

但晁錯年輕氣盛,恃寵而驕,根本不在乎同僚們對他有什么不滿,依舊我行我素。為了自己上街方便,他甚至擅自把太上皇廟邊的一塊短墻給拆除了,這在當時可是砍頭的大罪。因為晁錯經常越級和景帝言事、感覺自己受到冷落的丞相申屠嘉,抓住這一機會立刻安排人寫奏章,想彈劾晁錯,借機除掉他。

晁錯聽到消息,連夜進宮去見景帝,承認錯誤后景帝寬恕了他。第二天申屠嘉呈上奏章,請求治罪晁錯,結果景帝卻輕描淡寫地說:“這事是我批準的,丞相不必多心?!鄙晖兰蜗鲁?,后悔地說:“我應該先斬后奏,卻先奏請,反被這小子出賣!”回家后憤怒交加,吐血而亡。朝臣從此對晁錯更加敢怒不敢言。

西漢名臣晁錯之死:是遭人陷害,還是權謀博弈的“替罪羊”?

申屠嘉

(二)權謀博弈,晁錯缺乏政治謀略

晁錯雖然有才又受寵,但他的升遷之路太過順利,缺乏必要的磨練,在充滿權謀的封建官場,是典型的“書生政治家”,主要表現在,只知忠誠,不知忠須有道;只知謀國,不知謀身。出謀劃策多從理論角度出發,對如何應對突發狀況、會出現什么后果缺乏必要的對策。這也注定了他的悲劇命運。

削藩之初,他就得出諸侯王“削藩必反”的結論,但削藩引發七國之亂后,他卻慌亂無策,至少兩件事顯示了他稚嫩的政治謀略。

一是策略失當,引禍上身。叛亂發生后,景帝召朝臣商議對策。晁錯平亂心切,又不合時宜地提出請景帝御駕親征?!?strong>兵數百萬,獨屬群臣,不可信,陛下不如自出臨兵,使錯居守。”——這么多兵,讓別人帶萬一臨陣倒戈怎么辦?還是您親自出征,我留守京城吧?!本暗勐牶筮B理也沒理。

西漢名臣晁錯之死:是遭人陷害,還是權謀博弈的“替罪羊”?

漢朝地圖

二是舍本求末,議殺袁盎。晁錯和袁盎本來就相互仇視,削藩前,他先派人調查袁盎接受吳王賄賂的事,奏請景帝誅殺袁盎,但景帝只是把袁盎貶為平民。七國叛亂后,他不是急于謀劃應對叛亂,而是想借機先對付袁盎,連他的手下都極力反對。消息傳到袁盎耳中,袁盎自然不會束手待斃,于是連夜通過竇嬰牽線,進見景帝,說七國作亂,皆因晁錯而起。鼓動景帝誅殺晁錯,派人去吳、楚等國說明情況,叛亂自會止息。正為七國叛亂惱火的景帝,沒怎么考慮就答應了?!?strong>顧誠何如,吾不愛一人謝天下。”——為了天下平安,舍棄一個晁錯算得了什么!

幾天后,丞相青翟、廷尉張歐等大臣又聯名上書,以晁錯“不稱陛下德信,欲疏群臣百姓,又欲以城邑予吳,亡臣子禮,大逆無道”為由,請求誅殺晁錯。景帝于是“乃使中尉召錯,紿載行市。錯衣朝衣,斬東市。”(《漢書》)——晁錯連朝服都沒來得及脫,就被拉到東市腰斬了。

西漢名臣晁錯之死:是遭人陷害,還是權謀博弈的“替罪羊”?

晃錯結局悲慘

(三)政治考量,景帝迫切需要“替罪羊”

除了自身性格原因、導致樹敵太多和只知謀國、不知謀身、缺乏政治謀略,晁錯之死最深層的原因,應該是政治考量的需要——他的死迎合了景帝統治管理、穩定政權的需要,也就是說,削藩成或者敗,晁錯的結局都是一樣的,從實行削藩之日起,他就成了景帝用來統一中央集權、穩固西漢政權的“砝碼”和“替罪羊”。因為對朝廷、對景帝來說,誅殺晁錯,是應對當時形勢的最佳選擇:

其一,誅殺晁錯,有利于平定叛亂。當時,七國叛亂打的旗號就是“誅晁錯,清君側”,雖然七國合兵,但有幾個小國并不積極,誅殺了晁錯,能夠從內部動搖、分化叛軍的力量,朝廷可以集中力量對付以“清君側”之名、搞叛亂的吳、楚等國。

西漢名臣晁錯之死:是遭人陷害,還是權謀博弈的“替罪羊”?

吳王劉濞劇照

其二,從文帝朝開始,儒家思想已經逐漸成為主流。治國理政提倡仁義禮治。各諸侯國雖然坐地為大,威脅著朝廷的統治穩定,但諸侯王都是劉姓家族。削藩勢必造成骨肉相殘,與統治者標榜的“仁義禮治”相沖突。景帝自然知道這一點,所以,迫切需要一個“替罪羊”。晁錯提出削藩,正好給了景帝武力清除諸侯國威脅的借口——削藩是外人提出的,為了避免劉氏家族骨肉相殘,我連提議者都殺了。如果這樣你們還不罷兵,就別怪我不“仁義”了。

反過來說,如果景帝真的是聽信小人(袁盎其實是個聲望很高的忠臣)諂言誤殺了晁錯,叛亂平定后,為什么不給晁錯平反呢?

西漢名臣晁錯之死:是遭人陷害,還是權謀博弈的“替罪羊”?

周亞夫平定七國之亂

所以,晁錯其實從一開始提出《削藩策》時,就已經注定了自己的悲慘結局。雖然他自己看不到這一點,但他的老爹卻看得清清楚楚?!稘h書》載——

錯父聞之,從潁川來,謂錯曰:“上初即位,公為政用事,侵削諸侯,疏人骨肉,口讓多怨,公何為也?”錯曰:“固也。不如此,天子不尊,宗廟不安?!备冈唬骸皠⑹习惨?,而晁氏危,吾去公歸矣!”遂飲藥死,曰“吾不忍見禍逮身?!?/strong>——削藩是離間朝廷和劉姓諸侯王家族的事,出力不討好,這么做,劉氏朝廷的政權倒是穩固了,而我們晁氏家族就危險了。我不忍心看到我們家族惹禍上身那一天。于是服毒自盡。即使如此,還是沒令晁錯改變主意。

晁錯無疑是忠臣,一個正真、敢說敢做的人,但忠臣不等于良臣,忠臣只知盡忠報國,卻不知自謀生路,即使贏得名聲,結局也往往很悲慘,晁錯之死,再次證明了這一點。

(參考史料:《漢書》《史記》)

本文作者:宦官趣聞(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7517701402722829/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晁錯   西漢   七國之亂   袁盎   申屠嘉   漢景帝   漢文帝   漢朝   漢書   推恩令   史記   劉邦   經濟   政治   歷史   漢武帝   賈誼   周亞夫   濟南   竇嬰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宝宝腿开大点一会就不疼了,a片在线视频免费观看网址,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美女扒下裤子让男人桶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