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近代中國海關真的是“高薪養廉”嗎

網絡整理 2019-06-29 最新信息

從19世紀60年代起,英國人赫德獨掌大清帝國海關總稅務司權柄幾達半個世紀之久。他公開宣布:“本總稅務司之所期待者:為中國政府恪盡職守,為關員謀求穩定滿意之職位與優厚之薪給”。

近代中國海關真的是“高薪養廉”嗎

在給清政府留下“體面”的同時,赫德又毫不猶豫地將海關的實權掌握在自己手里。在本來就是赫德自己草擬的《海關衙門章程》已經明文規定,“各關所有外國人幫辦稅務事宜,均由總稅務司募請調派,其薪水如何增減,其調往各口以及應行撤退,均由總稅務司做主”。而且他還毫不含糊地宣稱,總稅務司“是唯一有權雇用或解雇、升級或降級或遷調口岸的人”。本來按照1858年《通商章程善后條約》的規定,外籍稅務司只是幫辦稅務,是海關監督的從屬人員。在名義上,中國的海關監督才是中國海關的最高行政官。但是, 赫德根本不把這個條約放在眼里(或許從中可見他對于清政府的真實態度),居然親下通札強調:“稅務司是海關監督的同僚,而不是屬員?!边@樣一來,外籍稅務司一反海關監督從屬人員的地位,在各個海關越來越喧賓奪主,反觀海關監督則越來越形同虛設,完全被架空。曾任北方三口通商大臣的崇厚在1867年時就有感而發:“及赫德當總稅務司……各口稅務司之權日重,洋商但知有稅務司,而不知有監督矣?!?/p>

近代中國海關真的是“高薪養廉”嗎

只是在這個基礎之上,赫德才做到了“恪盡職守”。原本的大清海關是個肥缺,腐敗尤甚:“海關衙門內的各級職位必須由賄買而來。官員們到職后必然猛刮一氣,翻本得利。不僅塞滿自己的口袋,還要報效皇室,敷衍上司,以固其職”。赫德走馬上任之后,將英國近代文官制度與會計制度引入海關,將海關人員劃定明確的級別,定期考核,以決定提升或辭退;還建立了獎懲制度和嚴格的紀律,要求海關人員必須服從,否則,將被課以罰款或辭退或開除。美國學者費正清是這樣評價赫德取得的業績的:“赫德對清政府的主要貢獻在于他組織的高效率的海關服務工作”,“如果沒有赫德有效的海關機構,各通商口岸的貿易和航運不會那樣有條不紊地發展起來”。最為引人注目的是,在赫德半個世紀的任期內,中國海關因經濟困難而貪污、濫用公款或其他不正當違法行為的案件沒有超過5起,這在晚清統治日趨式微、官場貪腐成風的大背景下,確實是一個奇跡。

除了法令嚴明之外,赫德自己對此還有一個解釋,也就是他在日記里說的“從海關做起,試圖對全體官員發給固定的薪俸,從而制止敲詐,保證有一個廉潔的政府”。這里也有一個背景,就是原先清廷海關的俸祿實在太低,上海的江海關最高官員“監督歲支養廉銀六百兩”,只及江蘇省一個知縣養廉銀的一半。

近代中國海關真的是“高薪養廉”嗎

赫德統治下的海關的確做到了給予海關職員們“穩定滿意之職位與優厚之薪給”。他將海關的主要部門——稅務部門分為內班、外班和華屬三個部分。其中,內班薪俸900兩到9000兩;外班薪俸從600兩到2400兩;華屬薪俸從240 兩到1500兩,算得上是貨真價實的高薪了。至于赫德自己,當然更沒有被虧待的道理。1899年,著名的英國《泰晤士報》駐京記者莫理循就說,赫德“一年的薪水是8000英鎊”,按當時英鎊與海關兩的實際比價約1比7來計算,相當于56000兩銀子,抵得上清朝的親王年俸(一萬兩白銀)的5倍!話又說回來,能夠享受這樣高的薪水,還是洋人。譬如在1870年,總稅務司署的官員共有15人,其中,英國11人、法國2人、美國1人、德國1人,大清沒有任何人。全國海關也是洋關員一統天下,占據所有重要職位,華人關員只能在海關中擔任巡役、聽差、司門、司夜、排印人等最低下的工作,“無異下等仆役,供其奔走”,雖然他們的人數是洋員的7倍,也絕少晉升可能。除此之外,赫德可以在中國海關力除貪污勒索風氣,而不能克服同樣有嚴重危害的任人唯親的官僚裙帶習氣。他在中國出人頭地之后,他的家人隨之而來。赫德本人的胞弟、內弟、表弟、兒子、外甥等多人均在中國海關坐擁高薪工作,個中原因,恐怕也未必見得了光了。

本文作者:雜史譚(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7531051985535499/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羅伯特·赫德   英國   跳槽那些事兒   莫理循   崇厚   我在宮里做廚師   經濟   上海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宝宝腿开大点一会就不疼了,a片在线视频免费观看网址,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美女扒下裤子让男人桶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