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隋文帝為什么廢掉仁厚的太子楊勇,而立陰險的次子楊廣為太子?

網絡整理 2019-06-30 最新信息

公元581年,權臣楊堅逼迫年幼的北周靜帝禪位于己,正式建立了隋朝,楊堅就是赫赫有名的隋文帝。

同時,楊堅封仁厚的長子楊勇為太子,封陰險的次子楊廣為晉王,新生的隋朝貌似江山穩固了起來。

因為,從孤兒寡母手中搶過江山的楊堅認為,北周皇室宇文邕與宇文憲同父異母,才導致宇文邕之子宇文赟殺掉宇文憲,埋下了亡國滅種的伏筆,所以楊堅,只與皇后獨孤伽羅生下了五個兒子。

為此,志得意滿的楊堅曾不止一次在群臣面前炫耀:朕的兒子們同父同母相親相愛,所以他們絕不會如北周皇室那樣骨肉相殘自取滅亡。

然而,到了公元600年,晉王楊廣還是兄弟鬩墻地取代了同父同母的哥哥楊勇,成為隋朝新任太子,不久,楊廣先后陷害弟弟楊秀、逼殺哥哥楊勇,正式登上大隋帝位。

緊接著,得位不正的隋煬帝楊廣,在禍害兄弟后,便正式開始了禍害全天下的亡國愚舉……

至此,我們不禁疑惑,隋文帝為什么要廢掉仁厚的楊勇,而冊立陰險的楊廣為太子呢?

本人認為,楊堅廢掉楊勇,冊立楊廣為太子,主要在于:

其一,太子楊勇性格任性率直,行事不加偽飾,生活奢華鋪張,應對危難時急令智昏弄巧成拙,這導致崇尚節儉、嗜權如命的楊堅對他逐漸猜忌防范起來,如此,他的太子儲位自然不穩。

隋文帝為什么廢掉仁厚的太子楊勇,而立陰險的次子楊廣為太子?

隋文帝楊堅

因謀朝篡位稱帝而十分忌憚臣子圖謀不軌的隋文帝楊堅

雖然父親叫楊忠,但楊堅恰恰是個不忠的篡位之人,本來是北周丞相的他,正是靠著知人善任、心狠手辣的權術手段,才成為了又一位以相權壓倒君權的開國皇帝,也正因如此,除了對皇后獨孤伽羅極為信任外,靠篡位起家的楊堅便不可避免地懷疑起任何人:

隋文帝為什么廢掉仁厚的太子楊勇,而立陰險的次子楊廣為太子?

對大臣們,他懷疑他們心懷不軌意欲謀朝篡位,所以楊堅就設立了三省六部制,以各省的正副長官為群體宰相來群策群力地掌權施政,這樣一來,宰相們多了,各自掌握的權力就少了,互相的牽制就多了,而皇帝大權獨攬居中調和,如此安排,唯己獨尊的君權自然就輕而易舉地壓過了分解后互相牽制的相權,這是楊堅懷疑群臣而對中央施政體制進行防范式調整的結果。

可是,在君權壓過相權后,楊堅對大臣們還不放心,于是,雖持重嚴肅克勤克儉但篡權上位猜忌群臣的他,在用人行政上,開始進一步以皇帝之名行宰相治理國政之實地獨斷專行起來,而眾宰相,更是再退一步地淪為了皇帝的群體秘書,只有建議權而無決策權,如此一來,異常勤政的楊堅自然能大權在握日決萬事,而不用擔心群臣權力在手謀朝篡位了。

這樣,每天面對異常繁重的國事政務,愿意宵衣旰食、不愁臣子篡位的楊堅自然甘之如飴樂在其中,可是,自己的繼承人呢?他能勝任將來的這種連軸轉式的繁忙皇帝工作嗎?

念及至此,隋文帝開始以懷疑的眼光細心審視起自己的太子楊勇:

楊勇,因為是長子,所以在楊堅謀朝篡位的過程中擔當了重任,首先,他堅守洛陽遙相呼應父親,之后又作為禁軍統領時刻保護父親,可以說,楊堅能夠少外患少內憂地登基稱帝,楊勇可謂功不可沒。

所以,楊堅在建國后自然冊封功大的楊勇為太子,并讓他協助自己處理朝政。

而為政治國,楊勇也有獨到之處,當時關中人民,要么是種地的農民,要么是打仗的軍人,至于山東各地,則士農工商百業皆有,隋文帝見了,便想將山東那些游手好閑的商人們遷到北方,繼而將其同化為關中的軍民那樣要么為國生產糧食,要么從軍保家衛國。

太子楊勇見狀,便以移風易俗不應操之過急,不然急則生亂為理由,勸阻了父皇,楊堅見他所言有理,便采納了楊勇的建議緩行之,國家因此果然安定如初。

此外,除了從軍治國頗有可圈可點之處,楊勇性格儒雅隨和,做事勤學好問,對弟弟沒有惡意陷害之舉,可以說是個合格的哥哥及皇家繼承人。

然而,要求嚴苛、防范心過重的楊堅卻不這么看。

隋文帝為什么廢掉仁厚的太子楊勇,而立陰險的次子楊廣為太子?

雖雄才大略但所托非人的周武帝宇文邕

因為楊堅深刻地記得,當初周武帝宇文邕,也跟自己一樣日理萬機勵精圖治,可是他卻挑了一位荒疏朝政肆意妄為、生活奢侈淫亂不堪的宇文赟當繼承人,結果稱帝后的宇文赟胡作非為英年早逝,導致周朝君權旁落丞相篡位,導致宇文氏江山易手身死族滅!

隋文帝為什么廢掉仁厚的太子楊勇,而立陰險的次子楊廣為太子?

胡作非為、英年早逝的周宣帝宇文赟

而如今呢,偏偏太子楊勇性格也率直任性,行事也不加偽飾(史書稱其率意任情,無矯飾之行),生活也奢侈鋪張(楊勇曾用金銀裝飾鎧甲,受到楊堅訓斥),這些,簡直太像以前的女婿宇文赟了,這不能不令楊堅深感擔憂:

如果楊勇將來繼位后,因任性妄為而荒疏朝政,導致野心家謀朝篡位時,心思單純的他,能心思縝密地化險為夷保全家國嗎?

如果楊勇將來稱帝后,因坦率實誠不懂得掩飾自己喜好,以致被奸臣投其所好地奉承,進而沉溺于喜好中荒廢朝政,最終被趁虛主政的奸臣架空權位時,這大隋還會姓楊嗎?這楊家會被滅族嗎?

如果楊勇將來為君后,大肆鋪張浪費、瘋狂揮金如土地貪圖享受,等到國庫空虛后,為繼續貪圖享受而對萬千百姓進行敲骨吸髓式地剝削壓榨,最終不堪壓迫的百姓揭竿造反國破家亡時,這大隋還能善終嗎?

想到這里,楊堅不禁憂心忡忡寢食難安,不過,這還不是楊堅最擔憂的。

有一年冬至,文武百官按照慣例來東宮覲見太子,楊勇一見此情況,便率意任情地招呼府中樂隊出來歡迎百官,同時他穿上正規服飾欣然接受了百官的道賀。

楊堅聽說百官先拜太子再拜自己后,心里那根嚴防臣子篡位的弦繃得更緊了,太子如此行為,是在為早日登基而預作演練嗎?這也太心急了吧?

于是他憤然對百官下令:禮儀有差,君臣有別。太子雖地位尊崇,但亦是臣子。冬至之事,內外大員以各地特產送禮至東宮,向太子道賀,這種事情不合典則,應該徹底杜絕!

此事不久,楊堅通過眼線還發現,太子楊勇不僅與豪俠劍客多有往來,還跟江湖術士搞為皇帝算命的荒唐之舉,更令楊堅擔憂的是,楊勇竟收買皇帝近侍意圖監視皇帝!

這下,楊堅坐不住了,他立刻挑選眾多精銳侍衛嚴密保護自己,同時裁減東宮侍衛,其對太子的嚴防之心可謂極矣。

至此,近憂太子圖謀不軌、遠慮太子守國不寧的楊堅,對楊勇可謂失望擔憂至極,這是楊勇后來被廢的最主要原因。

其二,獨孤皇后獨霸后宮左右朝政,她將崇尚節儉、從一而終的個人愛好凌駕于皇帝、子女、群臣的愛好之上,這樣,她自然也會對太子的生活奢侈和娶妻納妾橫加指斥,這導致母子矛盾也逐漸升級,如此一來,不受母親喜愛的楊勇,其儲位更加岌岌可危。

隋文帝楊堅的妻子獨孤伽羅,是西魏八柱國獨孤信的女兒,作為一名個性強悍的將門虎女,獨孤伽羅在嫁給楊堅時就要求丈夫必須夫妻恩愛從一而終,這時,人微言輕的她只能憑個人愛好影響楊堅一人。

隋文帝為什么廢掉仁厚的太子楊勇,而立陰險的次子楊廣為太子?

美麗強悍、令隋文帝既愛又怕的皇后獨孤伽羅

之后的數十年間,楊堅在悍妻的嚴格管教下也確實只與獨孤氏恩愛非常,他們生下了勇、廣、俊、秀、諒五個兒子。

不過,隨著楊堅地位的抬高(皇帝)和獨孤氏地位的水漲船高(皇后),位高權重的她能夠影響的人也越來越貴重化和廣泛化。

一次,部將長孫覽立下戰功,楊堅便將前朝宮里的妃嬪庫狄氏送給他當報酬,沒想到,長孫覽與庫狄氏竟然一見鐘情,可是,他們相處時打得火熱了,原配夫人卻備受冷落。

于是,為了清除情敵,正妻便告到獨孤皇后那里,獨孤皇后得知后,立刻命令長孫覽和庫狄氏離婚!可憐一對有情人,就這樣因獨孤皇后棒打鴛鴦而分道揚鑣。

就像這樣,獨孤皇后經常憑借她的權威和愛好去強制百官重妻輕妾,所以一旦聽說哪位大臣納妾,獨孤氏就各種冷嘲熱諷,而要是聽說哪位小妾生孩子了,那就更為糟糕,她會逼著皇帝千方百計處分那個小妾之夫。

而太子楊勇,也非常不幸地在納妾問題上受到了母后的強制干預和切齒痛恨。

原來,楊勇的原配夫人,是獨孤皇后精挑細選的前朝皇室之女元氏,可是,由于貴族出身的元氏太過溫婉賢淑,太過端莊有禮,率直任情的楊勇雖然迫不得已地娶了她,但他并不喜歡這個嚴肅認真的冷面妻子。

因為,仁厚率直的楊勇喜歡容貌秀麗、活潑可愛的女子,而工匠云定興的女兒云氏率真質樸活潑美麗,正好對得上楊勇的喜好,于是這兩人結婚后便經常雙宿雙棲地到處秀恩愛,而把原配元氏晾到了一邊。

后來,正妻元氏備受冷落后抑郁而死,同時云氏卻生了楊勇的長子,獨孤皇后聽說后,立刻懷疑云氏殘殺正妻圖謀不軌,同時她對楊勇的重妾輕妻之舉更加冷嘲熱諷憤恨不已。

總之,由于獨孤皇后出身正妻,反對丈夫納妾,所以強悍位尊的她亦非常在意別人是否重妻輕妾,然而,太子楊勇的重妾輕妻,自然而然地將反對票交到了母親獨孤氏手里,獨孤氏在對長子懷恨在心后,自然到楊堅那里頻吹詆毀楊勇的枕頭風,這種無端貶低的話,楊堅聽得多了,自然更對楊勇失望透頂厭惡至極,這也是楊勇后來被廢的主要原因。

其三,楊廣在外才華橫溢、戰功卓著,在內于父皇、母后面前能隱惡揚善、陽奉陰違。于是,在楊廣的刻意偽裝和陷害兄弟下,在“偉光正”之楊廣與“假惡丑”之楊勇的“鮮明”對比中,皇帝和皇后自然對“不爭氣”、“不節儉”、“不專一”的楊勇更加深惡痛絕,而對“勤儉節約”、“禮賢下士”、“琴瑟和諧”的楊廣則更加贊不絕口。此后,楊廣更是內靠悍母獨孤氏頻吹枕頭風、外托重臣楊素褒廣貶勇,對父皇不斷施加廢長立幼的側面影響,最終,喜次厭長的楊堅正面廢掉楊勇,正式確立楊廣為太子。

身為楊堅次子的楊廣,從小就能寫詩,青年時代,他寫過這樣一首詩:

暮江平不動,春花滿正開。

流波將月去,潮水帶星來。

隋文帝為什么廢掉仁厚的太子楊勇,而立陰險的次子楊廣為太子?

才子楊廣創作的名詩《春江花月夜》


從此詩的意蘊和含義中,我們可感知到,楊廣確實才華橫溢文采非凡。

不過,身為皇子,只會寫詩著文章,并不能圖謀儲位治理天下,要想做到這些,還得熟知兵略通曉治國安民之道。

公元588年,隋文帝下詔征討南陳,其時,楊廣被父皇任命為淮南道行臺尚書令兼伐陳最高統帥,一時間,隋朝邊境的五十余萬大軍,便悉數聽楊廣節度!

而年屆二十的楊廣也確實極為爭氣,在楊堅的遙控和楊廣的統籌兼顧下,隋將賀若弼和韓擒虎率領精銳部隊快速渡過長江,在賀韓所部將長江天塹打開兩個缺口后,數十萬隋軍緊隨其后迅速渡江南下,瞬時,割據一方的南陳便在隋軍聲勢浩大地全面進攻下迅速滅亡。

隋文帝為什么廢掉仁厚的太子楊勇,而立陰險的次子楊廣為太子?

隋滅陳作戰形勢圖

攻入陳朝都城建康后,楊廣當即下令隋軍必須得對百姓秋毫無犯,違令者斬!同時他還效仿蕭何,命令屬官去陳朝政府機構去收取江南各地的檔案圖集,頓時,大江南北,盡皆稱贊楊廣愛民賢明,稱贊大隋正義仁厚。

最終,楊廣的滅陳之舉,既為他博得了巨大的戰功,又為他贏得了聞名天下的賢名和科學的保境安民之道。

也就是從這時開始,戰功卓著的楊廣開始心懷野心不安其位,開始對儲位心存覬覦。

緊接著,楊廣為了促成父皇的廢長立幼之舉,便開始了打擊長兄、偽飾自己的奪儲行動。

首先,與楊勇率性而為致使父母相繼對他厭惡不同,聰明的楊廣決定在道德修養方面反其道而行之地博得父母歡心。

根據觀察,楊廣在發現父皇崇尚節儉、痛恨奢侈的生活作風和母后推崇男人專一、反對男人好色的秉性后,便刻意地強制自己向父母滿意的方向轉變。

于是,當楊堅夫婦光臨晉王宅邸時,他們總會發現:

府門前,楊廣與正妻蕭氏每次都琴瑟和諧地出來迎接;

楊廣的正妻蕭氏、日后的蕭皇后

府中,端茶送水的侍女衣著樸素非老即丑;

至于房中,各處帷帳僅是用廉價儉樸的素絹;

等到楊堅夫婦再仔細觀察院中各處時,又能發現院子角落處堆放著斷弦的樂器。

這樣看的次數多了,楊堅夫婦總會為有這樣一位夫妻感情專一、不近女色、生活簡樸、杜絕沉迷聲色的兒子而感到驕傲;

至于楊廣因國家需要而駐守江都時,同樣在當地的楊廣府邸,面對天子使者的前來視察,楊廣夫婦都會使其賓至如歸地拿出該有的禮貌謙恭和美酒佳肴來殷勤招待他們。

而當使者吃飽喝足將要離開時,楊廣又會奉上各種奇珍異寶來極力拉攏。

所以,當使者返回都城向天子復命時,都會對楊廣贊不絕口,而楊堅在聽到使者的各種贊譽時,便會對次子更加青睞有加。

其次,在自身道德修養獲得父母喜歡的同時,楊廣還在政治作為上精心包裝自己。

隋朝滅掉南陳后,由于滅陳時楊廣的睿智表現深得江南人心,所以楊堅便任命楊廣為揚州總管,坐鎮江都以繼續收攏江南人心,使其徹底歸化隋朝政府。

到任后,在保境安民的基礎上,楊廣逐漸施展起迎合父皇心思的各種政治行為:

用人方面,他全力招攬江南的文學名士和各領域人才,以示隋朝尊重江南人士、愿與江南人共治天下;

育人方面,他全心全意地參與并資助各種文化教育事業,以示隋朝愿意協助江南人修復文化、辦好人才培養體制;

民族融合方面,他以身作則地倡導北方人與他一起學習吳儂軟語,以示隋朝上下愿意入鄉隨俗地與江南人和諧相處;

隋文帝為什么廢掉仁厚的太子楊勇,而立陰險的次子楊廣為太子?

做藩王時治理江南英明睿智的楊廣

總之,在楊廣先兵后禮、無微不至的虛心治理下,先前因陳叔寶當政而民不聊生的江南逐漸民生富庶起來,先前因侯景、蕭繹滅絕文化而文化衰退的江南逐漸文化昌盛起來,先前因隋軍進攻而惶惶不安的江南人民逐漸和諧安定起來。

看到次子楊廣既能統軍滅國又能理性治國,與行事任情、治國任性的長子楊勇對比起來,楊堅對次子更加刮目相看。

看到楊廣既崇尚節儉又感情專一,與生活奢侈、輕妻重妾的楊勇對比起來,獨孤皇后對次子更加情有獨鐘。

再次,在道德修養和政治作為這兩方面均獲得父母認可后,楊廣便開始內靠母親、外托楊素地不斷對父皇施加廢長立幼的影響,終于,在內宮外朝的頻繁影響下,在喜次厭長的主觀意愿驅動下,楊堅宣布廢掉楊勇,確立楊廣為太子。

坐鎮江都期間,楊廣作為藩王,有一年回一次都城述職的機會。

利用每年的這次機會,楊廣回到京城,在盡忠職守地向父皇匯報完工作后,便會特意到后宮向母后噓寒問暖。

有一次,在與母后分別時,楊廣故意痛哭流涕地傾訴思母之情,情動深處,他跪倒在地連連叩首,獨孤皇后一見兒子竟如此“孝順”,也潸然淚下地出言安慰兒子。

趁此良機,楊廣向母后極言大哥欲圖加害自己之意,獨孤皇后一聽,本來就對楊勇生活奢侈、重妾輕妻之舉腹誹不已的她,在得知厭惡的長子還要兄弟鬩墻時,頓時火冒三丈,她大肆批評楊勇后,隨即對楊廣表達出適時的安慰和深切的同情,同時,在她心中,一種廢長立幼防止兄弟相殘的念頭更是油然而生。

此后,獨孤皇后便經常在楊堅面前極言太子失德過失,同時盛贊晉王美德佳績,與以往不同的是,說完這些,獨孤皇后還會建議皇帝廢長立次!

可是,易儲畢竟是國之大事,需謹慎而行,所以楊堅聽后雖沒立刻同意,但更換儲君的心思卻越來越活泛了。

而另一方面,楊廣通過屬下宇文述,與皇帝親信、越國公楊素的弟弟楊約取得了聯系,宇文述先假裝與楊約賭博,接著在賭博中故意輸給楊約一大筆錢財后,這樣楊約便對宇文述推心置腹起來,而宇文述則趁機向楊約表達了晉王想聯合越國公一起扳倒太子、繼承儲位終而兩家共享富貴的真實想法。

本來呢,楊約就與太子關系不佳,正愁將來該如何與儲君及未來皇帝相處呢。一聽宇文述這未雨綢繆的想法,楊約便立刻到越國公府邸與哥哥楊素仔細謀劃起來,楊素在得知楊廣有結交自己謀奪儲位的意愿后,心中奇貨可居獲利必豐的刺激感立刻蓋過了謀奪儲位風險甚大的畏懼感。

于是,在對楊勇取而代之、將來共享富貴的認識上,楊廣與楊素一拍即合。

隋文帝為什么廢掉仁厚的太子楊勇,而立陰險的次子楊廣為太子?

隋朝開國功臣、越國公楊素

隨后,楊素便開始了給太子各種添堵,給晉王各種支持的鮮明舉動:

如與皇帝夫婦飲宴時,楊素便趁機稱贊晉王不僅孝順父母友愛兄弟,而且恭謹節儉感情專一,此舉既博得了楊堅和獨孤皇后的歡心,也進一步抬高了皇帝心目中楊廣的地位;

如太子失寵時,為了刺探皇帝想法,楊勇派人監視皇帝,皇帝警覺后,楊素便借皇帝派自己反向監視東宮之機,用激將法把楊勇刺激得對皇帝使者惡語相向。于是,楊素在向楊堅復命時,便聲稱太子心懷怨恨意圖不軌,并勸皇帝加強防范,此舉既刺激了楊堅嚴防臣子篡位的心中隱痛,又進一步惡化了皇帝心目中楊勇的處境;

如……

就這樣,在楊素的刻意抹黑和刻意夸贊下,楊廣與楊勇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逐漸判若云泥。

公元600年,太子楊勇的心腹姬威,在楊廣的威逼利誘下,不得不向皇帝舉報太子圖謀不軌。

楊堅聽說后,立刻下令捕拿太子及其僚屬。

十月九日,在妻子頻繁的枕頭風和重臣楊素鮮明的毀譽影響下,在自己喜次厭長的主觀意愿驅動下,楊堅正式下令:廢太子楊勇及其子女為庶人。

次月,楊堅正式冊立晉王楊廣為新任大隋太子。

最終,在楊勇被廢后,為防止父皇因舐犢之情而扶植楊勇東山再起,楊廣親自負責軟禁楊勇,導致楊勇下情不能上達,同時楊廣還與楊素聯合污蔑楊勇已瘋癲,不仔細調查的楊堅信以為真后,楊勇再難翻身。

不過,隋朝楊廣這次對哥哥儲位的厚黑謀奪,與26年后唐朝李世民對哥哥儲位的血腥侵奪相比,實在是得甘拜下風,而李世民又是如何奪得大唐儲位乃至皇帝寶座的呢?這是又一個值得大書特書的珍貴選題了。

隋文帝為什么廢掉仁厚的太子楊勇,而立陰險的次子楊廣為太子?

比楊廣更血腥地奪取儲位的秦王李世民

言歸正傳,我認為,晉王楊廣對楊勇的太子之位進行爭奪的過程,秦王李世民對李建成的太子之位進行搶奪的過程,都很能說明兄弟是什么這個問題。

那兄弟是什么呢?兄弟是父母的關愛以及因關愛提供的各種物質資源和精神資源的瓜分者與競爭者。

所以,我不認為奪取哥哥儲位的楊廣很卑鄙,同理,我也不認為奪得大哥儲位的李世民很殘忍,在我看來,他們不過是為了將各自心中的抱負最大化遂不得不泯滅手足之情,他們不過是要給跟隨自己的文臣武將們一個交代遂不得不滅絕人性,他們不過是為了自己能夠君臨天下治理萬民遂不得不大仁不仁!

綜上所述,楊堅廢掉楊勇,冊立楊廣為太子,主要在于:

其一,太子楊勇性格任性率直,行事不加偽飾,生活奢華鋪張,應對危難時急令智昏弄巧成拙,這導致崇尚節儉、嗜權如命的楊堅對他逐漸猜忌防范起來,如此,他的太子儲位自然不穩;

其二,獨孤皇后獨霸后宮左右朝政,她將崇尚節儉、從一而終的個人愛好凌駕于皇帝、子女、群臣的愛好之上,這樣,她自然也會對太子的生活奢侈和娶妻納妾橫加指斥,這導致母子矛盾也逐漸升級,如此一來,不受母親喜愛的楊勇,其儲位更加岌岌可危;

其三,楊廣在外才華橫溢、戰功卓著,在內于父皇、母后面前能隱惡揚善、陽奉陰違。于是,在楊廣的刻意偽裝和陷害兄弟下,在“偉光正”之楊廣與“假惡丑”之楊勇的“鮮明”對比中,皇帝和皇后自然對“不爭氣”、“不節儉”、“不專一”的楊勇更加深惡痛絕,而對“勤儉節約”、“禮賢下士”、“琴瑟和諧”的楊廣則更加贊不絕口。此后,楊廣更是內靠悍母獨孤氏頻吹枕頭風、外托重臣楊素褒廣貶勇,對父皇不斷施加廢長立幼的側面影響,最終,喜次厭長的楊堅正面廢掉楊勇,正式確立楊廣為太子。

本文作者:史地軍牧驛站(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7616740613816844/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隋文帝   隋煬帝   隋朝   周武帝   北周   周宣帝   獨孤伽羅   楊秀   山東   周朝   政治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宝宝腿开大点一会就不疼了,a片在线视频免费观看网址,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美女扒下裤子让男人桶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