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我國古代的內衣風云

網絡整理 2019-07-02 最新信息

中國漢以前,女人腰部以下,是沒衣服可穿的,直到漢朝,才間或穿上開襠褲

文明發展至21世紀,源遠流長的文化內蘊,早已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以此而形成種種習慣和常識,我們都坦然接受,很少去問為什么,以為人生當如此。以至我們若回頭觀望歷史,覷見某些生活細節,難免會駐足凝視片刻,先是迷惑,既而粲然。比如,內褲的歷史。

中國漢以前,女人腰部以下,是沒衣服可穿的,直到漢朝,才間或穿上開襠褲。所謂褲,其實只有兩只褲管,裹住腿,目的恐怕主要是為了保暖。所以“開襠”,圖的是方便時的方便,顯然就沒理由再在開襠褲內加添什么了。如此情形,據說“至少延續到了唐宋”。以至保守的學者不免感嘆:“可見古代女子性感時尚觀超出了人們的想象,開放程度讓人結舌”。

我國古代的內衣風云

當然,遮羞是必須的。只要想想古人的衣服都是長篇大論,比起經濟的文言文要浪費資源得多這一事實,便可知,遮羞從來都不是問題。漫漫歷史長河中,大行其道的是襦裙,即經常在古裝電視劇中看到的那種質地輕薄、裙腳曳地、裙腰上提、半露酥胸、經常在肩部肘間環以羅紗的裙裝。不過,廣為稱道的,倒不是襦裙,而是“曲裾深衣”。

春秋戰國[注: 春秋戰國時期,舊制度、舊統治秩序被破壞,新制度、新統治秩序在確立,新的階級力量在壯大。隱藏在這一過程中并構成這一社會變革的根源則是以鐵器為特征的生產力的革命。]、秦漢時代,女裝流行曲裾深衣:“后片衣襟接長,加長后的衣襟形成三角,先繞至背后,再饒至前面,三角衽邊的尖有一細帶在腰間接住,然后腰部縛以大帶”。曲裾深衣通體窄緊,長可曳地,很容易勾勒出女子的曼妙曲線、娉婷體態,再加其低領,低領內若隱若現的斑斕里衣,在這種種的陪襯下,挺拔、纖細、白皙的脖頸越發出挑,看似無辜地頷首、轉顧、低眉、回眸,其實都是精心設計的誘惑。當年漢武帝正是在平陽公主家,見到這身裝束的歌妓衛子夫的,隨即才有麻雀變鳳凰的傳奇,從歌女到夫人再到皇后。衛子夫該有怎樣的魅力,能消融她卑賤的出身,使堂堂一位帝王不去介意,而且要排除眾議,立她為后,這其間又有幾分是曲裾深衣的功勞呢?或許,這也是唐以前流行以瘦為美的原因?很難想像楊玉環[注: 楊貴妃(開元七年六月初一-天寶十五載七月十五)(公元719年-公元756年),名玉環,號太真。是唐玄宗之寵妃,身材豐滿,膚如凝脂,乃中國古代四大美人的羞花。]這樣一個大塊頭的胖美人穿這身衣服的模樣。

不獨古中國,古歐洲人不穿內衣的歷史同樣可以追溯很長。拜倫在一首詩里振臂而呼:誰掌握世界的平衡/誰統治不論是?;庶h的還是自由黨的國會/誰使西班牙的沒有內衣的愛國者驚醒……“沒有內衣”與“愛國者”編排在一起,很能想像這個亞當一樣用一片樹葉遮擋自己、熱血澎湃喊著口號的愛國者先生的形象。而女人,“整個17世紀和18世紀,都是禁止穿內褲的”——穿內褲,“簡直被視為女士的恥辱,這個權利只給了老太婆”。

但,遮羞的問題也必須解決。相比中國女人的長長的能遮沒腳尖的襦裙、曲裾深衣,歐洲女人的鐘式裙則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鐘式裙,顧名思義,裙子蓬開像一口鐘,里面有用做支撐刻意使裙子膨脹的鋼架,不僅用了“那么多的漿,那么多嗶嘰”,層層疊疊,很占面積,女人走路,得雙手托著,門窄點就無法通過。像現今的電梯,大約只容得下這么一個人和她的裙,想想,真是浪費社會資源。很自然的,這樣提起裙身都成艱苦卓絕的工作,若是額外再穿點什么,無疑是加劇女士的煩惱,而且像18世紀這樣一個被歷史學者稱為“風流世紀”的時代,這樣的穿著有時候也顯得很礙事。

回頭再看,無內衣時代,遮羞的解決方案往往是裙身無限制的長,無限制的累贅,將女性身體緊緊束縛,一方面脫衣穿衣成為一件浩大的工程,一方面衣著的樣式凹凸有致,無疑是鼓勵男子目光的流連。而裙底春光,亦讓人浮想聯翩。

本文作者:前朝歷史圈(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8607086336410123/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服裝   漢朝   春秋戰國   春秋時期   我在宮里做廚師   衛子夫   楊貴妃   平陽公主   文化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宝宝腿开大点一会就不疼了,a片在线视频免费观看网址,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美女扒下裤子让男人桶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